【原创】嘉瑞嘉花吐paro

*OOC有

*小学生文笔还玛丽苏

*作者有病

*不喜勿喷右上角谢谢

下面是正文



“花吐症,其症状是感染者将感到痛苦,咳嗽,从口中呕吐出花来。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,因郁结成疾,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,化解之法为…”

“咳、咳咳……”

冰冷的电子音一字一顿地落下,在异常安静的空间里敲击着格瑞的耳膜,最终被从喉咙里传来的压抑不住的咳嗽声全数覆盖。

从喉咙深处泛起的恶心越来越强烈,格瑞不得不弯下腰用手捂着嘴抑制自己的干呕。

这个时候要是有什么人经过顺手将这个排行榜第二击杀,那格瑞可能会成为历届凹凸大赛以来死得最憋屈的前五参赛者。

“呕……”最终还是不由自主地身体一阵痉挛,从嗓眼翻上来一朵花,沾着些许猩红。

吐花的感觉,真是不好受。一开始只是几片花瓣,到后来却是整朵整朵的花。格瑞深吸两口空气,努力使颤动的双肩平稳下来,然而扛起烈斩这一熟悉的动作现在做起来却费力的多。脚下一个踉跄,险些没双腿一软再跪到地上。



“破解之法为,与所暗恋人之接吻。”

“嗤。”嘉德罗斯冷哼一声,掉头走掉。他只关心现在的格瑞没以前能打了,自己又没了乐子可找。从自己发现格瑞异常那天以来,已经过了数天。那天自己照样去找格瑞打架,结果却发现对方连第一棍都接的有些勉强。

刚才的格瑞很明显连路都走不稳,怎么跟自己打架?

“查一下吧,毕竟也是难得的对手。”嘉德罗斯看着地上那半朵正逐渐风化的花,带着异样的情绪查找格瑞的症状。



“最终花吐症的患者如果没有得到暗恋之人的吻,就会不断吐出花瓣死去。”

是一种很凄美的死法。

但他还不想死。

紫瞳中浸满了不甘和挣扎,当初他是为什么来到凹凸大赛?为什么要不惜投入这场随时会丢掉性命的恶魔游戏?他背负的过往不允许他这么快就死…

脑海中出现了一些东西。自己为什么会患上这样的病,自己也并不清楚。在格瑞的印象里,并没有所谓“暗恋之人”这样一个人物。

「嘉德罗斯」

脑子里有个声音轻轻地提了一个名字,随后这个名字一直在脑中挥之不去。与其相伴而来的,是这个名字主人充满了傲气的笑容。

不、那只是个超级自大的神经病,是个绝对的大麻烦。

……吗?



这个家伙莫名其妙的别扭真是过分。

寒冰湖中央的人背对着自己的视线,默不作声。

“喂!格瑞!”

见人不回答,扛在肩上的神通棍发泄不满似的轻轻敲了两下自己的肩膀,然后飞身冲了过去。

格瑞无暇顾及耳边有什么声音,此时卡在喉咙的花牵扯住了他的所有注意。吐出来的花开得越来越盛,上面沾满了鲜血。

谁又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呢。

花落在冰面上,摔得稀碎,与冰面形成强烈的颜色对比,刺得格瑞眼前的画面发虚。

不好、来不及躲开了——

画面中掠过一抹鲜亮的金色,来人使用的熟悉的原力武器正裹杂着强劲的力道想自己挥来。

然后停住。

“这一击都躲不过吗,格瑞。”黑色的星星映着其主人张狂的笑容。嘉德罗斯轻蔑地俯视着跪坐在冰面上无力颤抖的格瑞。

“哈,快要变成虫子了?我可不想让这个大赛唯一的乐子就这么消失。”

嘉德罗斯挑了挑眉,说出这句话的下一刻一脚踩上那朵花并恶劣地碾了几下,弯下腰来。

喉咙里恶心的感觉逐渐消失,失去力气的身体也逐渐恢复。

现在,不是关心嘉德罗斯为什么会知道破解方法的时候。



——武器相碰的声音。

嘉德罗斯在瞬间用神通棍挡住了格瑞挥来的烈斩,嘴角的弧度掺杂了满意的意味。




“哈哈哈哈!格瑞,现在,来和我好好地打一架吧!”


P.S.这张TV截图就是整篇文的灵感来源,一直想写写这个画面,最后发现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x


自家cp不嫌弃的话这篇文送给你要不要(递小fafa

评论(4)
热度(110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